看看:第二卷 生存还是死亡 他是鼠二吗?

2 0
6 天前
显示全部楼层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SEO好友,可查看高清图片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SEO研究中心

x

7 [3 F0 h$ c% {- O' o鼠一沉默不语。乔巴3哒中文小说网的相关问题可以到网站了解下,我们是业内领域专业的平台,您如果有需要可以咨询,相信可以帮到您,值得您的信赖!

# K3 h5 ~2 D9 m7 K% e6 |' G/ M& }  L: r
$ J2 a4 y+ i- I4 A他有心接过少女的豪言壮语,但却气力不足。! r; H; D$ V2 o5 z6 H# V
" Q1 M0 s( @, F6 O
在当初从黑蛇处讨了一份心安后,压在身上和心上的担子没了,他对修行其实也就没有了那么迫切的渴望。- Y4 r) W; n8 {& ]) t

  s  C/ q- x* v, c2 u什么狗屁长生,什么超凡脱俗,对于习惯了两兄弟整日厮混遐想的他不过是一年漫过一年的寂寞。
/ r2 n0 [& y! y8 q, h( }* o! X. \
1 |7 C9 n. r0 O0 c! v) s6 I曾经有两兄弟从那说书人口中听取了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的说法,两兄弟心潮澎湃,立下青云志向的同时,还偷偷探讨过这个说法的正确性。' |3 y2 ~. r2 F7 ]' Q0 x- E9 |8 d

3 o* ?0 a+ o8 p5 L! g, S/ S两兄弟的家乡多水。这些河水对两兄弟来说,已经是一条又一条难以泅渡的天堑。所以他们无法想象世上竟然还有可以从天上倾泻下来的河水,注入到传说中无边无际的广袤大海,而且这么长这么宽一条河,竟然还能每隔一段时间改道。
% h4 ^. T: k5 `2 z  W0 z7 z$ Y& n. W/ A2 E& K
这不是骗他们鼠辈没见识是什么?
$ ~4 S8 D8 ^9 L4 Y4 p: n% n$ M1 h; \5 B4 P. y" ~# g
鼠二当时意气风发,扬言等他有朝一日成了天下共主,就要给那什么河下令,让其老老实实沿着自己的河道流淌。不然它突然改个道,沿途得淹死多少蛇虫鼠蚁?
% Y0 q) N% b- e3 Q0 @3 @& r/ F) S- L( d/ b8 x( F, @/ e! K6 v
鼠一没鼠二那么狂的口气,只是磕着瓜子,懒洋洋说,要是那河不听老二你的吩咐,我就去一剑将之斩断。6 B# u& @" l: w) p/ T
6 t, h/ w* V! }  [) C8 q
踏上了修行路,鼠一有了长途跋涉的能力。一次在路过的时候,鼠一心血来潮,专门去看了那条让所有剑客为之倾折的通天大河。果真如传言中的一般的波澜壮阔。然而鼠一却没有了于河边舞剑一场的冲动。4 a! e1 W* [9 I0 i6 b7 N' E
' s$ w! ]3 M; Y3 ~8 _
为了验证那个说法,鼠一便在河边住了很多年。
) V" X1 l3 W/ J% M
+ P4 Y' \+ W8 O! L最终他终于亲自证明,说书人就是在骗他们。
2 T6 c4 q# |4 O* I; D) E" W! P  c* d) m  o+ a+ p: R7 d: t5 f
哪里是三十年一改?分明是好多好多年。
3 g5 {  A0 I/ B" D2 L2 J  l% ^- Z( Q1 R! x: D; N
直到耐受不住寂寞离去,鼠一也没能借着河水势悟出一套经天纬地的绝世剑法。# K7 r2 h2 C5 e) z

# v2 c4 ~2 a! K8 e4 s! \+ p也是在那时起,鼠一终于接受了自己不是个当剑客的料,而老二也千真万确死去的事实。; f' T1 M( D+ U7 l& \3 M6 z

! Y, _4 L: p$ I7 T后来,鼠一背井离乡多年,偶然遇见了白鹿。两人相谈甚欢。这让鼠一觉得仿佛遇见了一位同在那间酒楼听书的故人。
+ K( G, ?( ?+ j4 v! D6 ^% R6 b/ b& a! c/ D7 z- V3 e4 M  Z
时隔多年,终于能有那么片刻不那么寂寞。
  \9 N5 D4 Q9 t1 t1 s2 s1 x8 `1 \- I+ r. N
然而没等鼠一高兴多久,他才发现,自己不是剑客的命,却得了剑客的病。
6 H9 R  T( M6 I* w
8 _7 h; J9 P$ T4 g6 n天煞孤星命格,专克朋友。克死了愿意为他讲那些江湖路远的白鹿师兄。% M7 m, |2 ^% ~7 q* X
6 a, r  X- I1 D+ J% x6 x5 G' [* }
所以他只好又跟那些故事里的主角一样,拼了命的修行,想要有朝一日亲手报仇。7 P" k# A  Q& m  l( F, V0 }
# P4 E$ x/ p/ M! G% w/ c
因为忌惮柳先生的手段,他一直小心小心再小心,只求万无一失。
* y$ f# L* {9 N$ [- Q. c& x2 q7 P/ {+ H3 A7 i5 Y
他已经是七个师兄弟中仅存的一个,也就是最后的希望。如果他死了,那么白鹿师兄他们就都全白死了。也再没有谁能为他们报仇。
; P- d, ^5 t  v" W$ n0 k0 i8 f& N* b9 A* w
所以他一直告诉自己,自己不能死,要死也要死在柳先生后面。
' o- R& y6 S& ~6 V8 X1 N" t" o/ d; P* @0 F, |* g: X, @) j
然而令他有些沮丧的是,柳先生虽然整日出没于人心腌臜处,但这一点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修行。反而似乎这些很切合他的修行之道。柳先生修为精进的程度,一点都不比鼠一慢。7 q6 d% |  L# M: Y- |5 x
* `$ ?+ p/ q% p
直到前几天,借着一些进阶驷车庶长的底气以及满腔积蓄已久的怒气,鼠一终于找到了柳先生与之一战。
6 a) e0 x( f0 W# G3 b. g" S2 i. z: }: O# l2 R, A8 Z) g
偷袭,并且鼠一还刻意压制了自己一阶修为,过程中数次故意露出破绽,命悬一线,以搏得柳先生掉以轻心。然而最终当他终于抓住一个机会准备一锤定音的时候,他才发现隐藏修为的并不只是他这个聪明人鼠一。, W7 U- Z# z: R' _% X. A1 b) B0 K5 Z

# C# f( ]( L' O他鼠一只压了一境。
5 \9 g. W2 C) S- i8 M3 g6 s7 G) t/ g) r+ |
柳先生却压了足足两境。
3 g  }$ _9 B$ e* @/ Y7 j8 g: }
% u' f9 Q# v& E& d- j更绝望的是,柳先生不是那个自视甚高的黑蛇。* m) Q) O' z- o3 k8 W! X* Z
1 O0 Q, k7 v# m4 W) d: l
黑蛇犯过的错误,柳先生死了都不会犯。
1 z9 n: q$ H5 N% P3 g* o+ J7 o( W" [/ y6 h6 E
柳先生当时没杀他,说看在白鹿的面子上,饶他一次。
: y7 o& i1 [2 A5 w7 z0 ]& h$ \9 R
( J1 K6 }' _( P但现在看来,他之所以能够保住性命,大概率是柳先生需要借他的命来试探些东西。( x8 r" w: g+ S& v/ C; _2 f- l
7 P( R/ k- `# ^- d' e. h6 z+ s, ?
这个铁一般冰冷坚硬的事实让鼠一丢失了心中仅存的最后一点侥幸。他想要亲自报仇的念想终究只能是梦一场。
9 x/ B+ e) L* D. ~  E' |% H+ [4 ^# j* I0 w# k* c* x7 k+ d
梦醒的鼠一看着表情坚定的少女,期盼着那一天能够快快到来。他揉了揉一直勉强微笑的脸:“师父,你还想听关于我那个朋友的事吗?”
; G6 o: w& e+ i# A) U4 I: C8 z) z' z+ f' w7 |6 r3 ^) X
少女有些意外:“你还想讲吗?”
8 v- ?; R" t2 _
" i1 P9 Z: X4 j  Y0 w$ `3 r鼠一摇头,但却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只是我更不想她就这么被世界给遗忘。虽然她就是一只无足轻重,注定无法翻云覆雨的小妖,可她曾那么努力那么努力的活过。”
1 E$ E, E( s% M: O* N2 L* i, U4 N& M$ t% b
“活过?”
8 O# T) a0 M( M3 @
; d) ^/ l1 @6 f. `& `' W9 b少女放长蛛丝,秋千下落。清澈透明的湖水没过她雪一般白皙的双足。她抬起右脚,挑起几滴湖水。
  @; H8 E2 N1 d9 ^( \
3 x6 W& I: c; f9 B+ Q0 j" F/ }“是啊。像一只寄宿在别人家的小老鼠那般活过。”# E% Q8 [7 r7 T5 x( v! Z
" }4 J! R8 ~7 p
鼠一看向不远处的青翠后山。8 H) _8 d# S$ i& [; p# Q9 M. l

8 `0 u4 @5 e9 s6 S: E0 e那里天高日朗,云淡风轻,山水齐聚,一切都好,是个睡觉的好地方。
3 v" G0 |) i" U4 M: t9 j
# t& L, z) Z. u0 s, d然而却也太安静了,虫鸣鸟叫俱无。& l2 ]+ ]$ U1 |( X' t& T
* J  r. N  I' R
那么喜欢热闹的她,一定睡得很不好。% P: X3 Q0 ^$ i; |* @% A

* L9 H; N4 q- t) G1 c9 G& q“我不知道柳先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,但我能感觉到,他想要的并不是真正建立起一个人与妖和谐共存彼此尊重的世界。但是抛开这些不谈,凭心而论,他确实做了很多帮助妖怪的事。他喜欢读书,也喜欢讲学。无论多忙,总会抽出时间来为妖怪们讲课。这件事是聊斋内的头等大事。”
- @  M& i; \+ w- y4 e; Q8 d/ r7 x: G, w8 V, [
“因为白鹿师兄的事,我并不喜欢听他讲课。但为了报仇,我不得不听。用人族的话来说,这叫‘知彼知己,百战不殆’。但是我却不能表现的太过热切和专注。不然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。所以我每次总躲在最后一排,听一小段,睡一大段。”
9 R% U- w& |2 W! W( @* q4 L  w' u& T: ]  z
“那天我按照往常的习惯,坐在了那个我坐了很久的位置。不敢隐瞒师父,我真实的样子并不是今天打扮出来的这样。用我朋友的话说,很邋遢,一股隔着十几里都能闻到的怪味,眼神呆滞,表情迟钝,寡言少语,绝对不会有人愿意亲近的怪人。事实上,也确实没有人和我亲近。白鹿师兄死后,连其他几位师兄弟,我都很少与之说话。而等他们也陆续死去,我的话就更少了。”
, v6 O$ o* h$ G( c: {5 G
( @& V+ Q3 _9 c8 f6 r+ J/ N“唯一会和我打招呼的都是一些叛逆的小妖怪。他们的眼中没有那么多偏见。而且旁人越是阻拦他们围在我身边,他们就越是喜欢围在我身边。不过等他们长大了后,虽然对我仍然会客气一些,却也没有了当初的那份亲近。”
8 f8 m- V7 T- ]7 U( [9 ?8 l- z6 d- C' P6 j
少女又打量着鼠一全身上下,露出心疼的目光:“既然你这个样子,那你又怎么和你朋友认识并熟络的?难道她和你很像?”
5 f1 U2 A. O, s' k+ `' p; L4 g% M
回想起朋友的样子,鼠一摇着头:“不,她跟我一点不像。她很爱干净,每天洗澡洗头,饭后就会刷牙。喜欢化妆,身上总是充斥着人类化妆品的味道。那些味道有的时候很冲,有的时候却又淡淡的。穿着也很落落大方。走到哪里都背着一只大小适中的挎包。包里总是装着镜子、梳子,还有其他我不太懂的化妆工具。一有时间就会照镜子看看需不需要为自己补妆。”
8 z% F# a! y7 |4 V, U
* C& c, D7 _* B/ X$ |从鼠一嘴中描述出来的他自己和朋友简直是两种极端,让少女很自然地便在脑海中想象着两只妖怪待在一起的样子,那个画面有些奇怪。1 i5 j4 N4 T) H1 E) f# j& t* V! r

" g2 M1 l: z7 b7 u不过少女最喜欢的就是奇怪,寻常的东西她反而不太喜欢。
4 H- c3 w9 _) G4 ]* r5 q, ^1 b. K6 w2 u
- z$ N$ g; n/ J. z9 Z# q所以她立即就忘记了鼠一之前讲述的东西,嘻嘻笑了起来。一边听鼠一讲着,她还一边伸出自己的脚在水面上画着图案。她的脚跟她的手一样灵活。画出的简笔画跟之前的一样生动。两个头大身子小的小人笑容灿烂。一个周身画了一些花鸟,寓意鸟语花香。一个周围画了个垃圾桶以及一群飞舞的苍蝇,寓意邋里邋遢。( K: p" t9 s9 p0 `
9 p$ V* D) S9 x3 v# J
鼠一看着那副简笔话,继续讲述着他们的第一次相遇。
# {  P5 C- T( F; U/ r( B. c. }$ w4 f* E) c) U1 {2 [7 [) Z
“她和我接触的过程完全是个意外。因为不太熟悉上课地点,加上她又去洗手间补了下妆的缘故,等她赶到上课教室的时候,柳先生已经开始讲课好几分钟了。虽然姓柳的总是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。但在他的拥趸眼中,这是一种非常出格的行为。然而缺席又是更出格的行为,所以她只能从后门偷偷溜了进来,然后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来。而我身边的位置通常是空的,所以她就在这种巧合之下坐在了我的旁边。”
. W+ f7 w% {3 J+ d% j- i0 t% @
  L1 w( x: l1 }. {0 K& W“虽然她是第一次来听姓柳的课,但是我还是从记忆中翻出了关于她的印象。这主要是因为她是一只被柳先生救下来的小妖。这在我的判断中,她被归属于柳先生的拥趸,也就是我的潜在敌人。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,姓柳的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,派她来摸我的底。只是很快这个念头又被我推翻了,因为以姓柳的个性,他不会做这么跌份的事。而且以我朋友的心性和能力来说,她也不是当谍子的料。”
+ l/ ~/ b" V& n# k  q5 {
5 ~7 G- t9 T1 I- T“就如我猜想的那样,她很尊敬姓柳的。从她听课的态度就能看出来。她听得极为专注。不过她的资质很一般,悟性不够记忆力也不是很好,只能选择一种比较笨的法子学习,用笔将姓柳的讲的东西一丝不苟的记了下来。第一次上课,她很拘谨。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敢说,也没有做出其他小动作。所以我们两个并没有交流。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全部内容。”
3 z9 {6 l' C, l8 Y% h
$ q4 e& p: H; p. N3 Q. u2 Y少女将第一幅简笔画用脚抹平,重新画了一幅。两个小人并肩坐在一间宽敞的屋子里。  Z: l/ {$ K2 W' B
  P, D# j% x: r& I- p
“然后呢?你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?”
  e5 J2 ^2 g, b5 f* b0 u, s6 c$ N' `  ?6 U2 ^" `
“她第二次来上课的时候,来的比我早,还占据了我的位置。我很不高兴,便让老二去赶她走。碍于她是后辈,我也没直白的说。然而她却领会不了我的意思,反而鸠占鹊巢地邀请我坐下。这引起了我的好奇,为什么她会来跟我接触?是单纯的不认识我,不知道我的生人勿进,还是另有所图?所以我便容忍她再一次坐在了我的身边。不过那一次课我睡的很不安稳,因为她身上换了一种味道,呛得我总想打喷嚏。”
  G8 w+ d7 S" f5 Q+ F) L' d3 W2 W4 c' r# q
“鼠二……”少女意味深长地念叨着这个名字。
: c! F% \5 ^9 a* T0 p
' q5 n+ V+ e% W, V& O4 W鼠一这才解释道:“忘了跟师父介绍了。这个鼠二并非是你之前看到的那个鼠二。我找了很多年,也没能找到一个真正能起死回生的办法。所以我最后只能另辟蹊径,自己瞎琢磨。这里也要感谢师父赐予的功法。功法里描述过,我们将念头炼化到最后,可以证得一个真我。凭借这个思路,我产生了另一种想法,我能否将我所有关于鼠二的念头炼出一个真的他?”; ^. F* b, {# D0 M1 Y

9 D9 q; o2 e3 z( [' A, l0 G" n“我尝试了很久,失败了很多次,差点将自己关于老二的念头都给炼没了。但好在我最后还是成功了。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成功。他拥有鼠二所有的记忆。也能和我做一些简单的互动与交流,甚至可以修炼。”
% b0 _1 k6 {) j. M! J% Y& P
# F0 d2 |" I* b: c* L9 ~9 P“师父,你说这样的鼠二是真的鼠二吗?如果不是,他和鼠二又有什么分别?”